G妹遊戲討論區

G妹首頁 會員中心 遊戲中心 儲值購點 禮包中心 遊戲社群 G妹客服
搜索
查看: 7282|回復: 528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G妹平台-活動&公告] 【愚人節活動】愚樂萬歲,惡搞無罪~

 關閉 [複製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1#
 樓主| 發表於 2018-3-30 09:44:18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論壇愚人節活動已經結束了哦,感謝大家的熱情參與,
葉子看到了好多有趣的分享,雖然惡搞無罪,但要適度喔~
就讓葉子來公佈下本次活動的獲獎名單吧
獲得獎勵①:實物獎勵的朋友要在4月30日前在論壇私信G妹-葉子提供郵寄信息哦(包括郵遞人姓名,聯繫電話,郵遞地址,郵遞區號,限台灣地區寄送)逾期失效。
獲得獎勵②:點卡獎勵的朋友同樣要在4月30日前在論壇私信G妹-葉子領取點卡獎勵喔~逾期失效。


那是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葉子我行走在回家的路上,
走著走著發現路邊垃圾桶旁有張紙幣正安詳的躺在地上,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兒響叮噹之勢將其拾起,
打開一看!伍佰圓!
我連忙把這伍佰圓藏進了褲袋里,
然後再以風馳電掣的速度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路上我那微微上揚的笑意早已掩蓋不住心中激動不已的心情,
回到家,把褲袋里的伍佰圓拿了出來,
當我仔細一看
......
這伍佰圓裡的人物頭像總感覺有點不妥啊,
難怪丟在路邊的紙幣都沒人撿
把我那激動的心情還給我!!!



【愚人節活動】愚樂萬歲,惡搞無罪~



【活動時間】
3月30日——4月6日



【活動內容】
在活動帖下方留言講述自己或是身邊朋友的各種糗事。惡搞的事,可以是真事,也可是瞎編,
當然,以圖文並茂的形式展示是最好了啦,愚樂萬歲,惡搞無罪



【活動獎勵】
3D滑鼠墊+手機吊飾
Mycard點數卡50點



【活動規則】
1、參與活動的朋友最多回覆5,超出部分視為無效留言哦;
2、實物獎勵限臺灣地區寄送,以實際符合獲獎條件的獎勵名單為准;
3、活動結束後5個工作日內在本活動帖公佈獲獎名單,屆時請留意中獎資訊或短消息通知;
4、如遇不可抗拒之因素G妹遊戲討論區保留活動變更或終止的權利,活動最終解釋權歸G妹遊戲討論區所有。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 註冊

x

評分

參與人數 3人氣 +22 收起 理由
巧克粉 + 10 贊(*?????)?
如義 + 2 贊(*?????)?
妻妻 + 10 贊(*?????)?

查看全部評分

2#
發表於 2018-3-30 11:54:36 | 只看該作者
讀書的時候很流行在愚人節那天表白,然後我就被損友慫恿向多年暗戀的女同學表白了,然後我就被送好人卡了
3#
發表於 2018-3-30 13:28:43 | 只看該作者
我記得有次愚人節騎車犁田,打給我朋友沒一個人相信
4#
發表於 2018-3-30 13:58:55 | 只看該作者
勇氣 – 我的沖繩故事:愚人節
2013/09/14 by Evan Liu        發表留言

第四章 結束的開始

愚人節

「我們按照計劃在表定時間登上沖繩。現在已經經過一小時三十分了,還沒有遇到有人向我們開槍。我們連腳都沒濕。」

厄尼派爾(Ernie Pyle),1944年普立茲新聞獎得主,沖繩戰隨軍記者。

尤金史賴吉搭乘的希金斯登陸艇全速衝向Yellow 2海灘,怒吼的引擎震動著船體,海軍艦砲震耳欲聾的砲聲,夾雜著從未停歇的砲彈飛過頭頂的尖銳「呼修」聲。一輛兩棲裝甲車駛近尤金的希金斯登陸艇,裝甲車上一個海軍陸戰隊員大聲地向希金斯登陸艇裡的人喊著:「灘頭堡沒有敵軍!」

希金斯登陸艇裡的人都以為自己聽錯了,因為實在是太吵了。但是馬上有人回嘴吐槽:「聽你在搬肖維!」

「沒豪洨! 阿本仔結著卡窗都跑掉了!」

這下開心了。人世間真是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事實上,後來尤金他們這艘希金斯登陸艇在前進Yellow 2的一路上是大家一起開心大聲唱著歌,直到希金斯艇駕駛員舉起手打手勢表示即將上陸。我甚至可以告訴你他們唱的是哪一首歌:Little Brown Jug。

時代雜誌的戰地記者羅伯特施洛德站在不斷地擠進人員跟裝備的沖繩海灘上,滿臉疑惑地喃喃自語:「這怎麼可能?!」

放眼望去,沒有人快步奔跑、也沒有人是彎著腰躲子彈。每個人都輕輕鬆鬆挺直了腰桿慢慢地走,簡直就像渡假飯店的私人沙灘。

尤金這一排的海軍陸戰隊在希金斯登陸艇衝上沙灘、放下船艏的跳板後,也是不疾不徐地魚貫走上沙灘。這簡直比演習還輕鬆。一開始他們每個人都一臉茫然,但是也沒有人抱怨。之前簡報說的日軍大砲碉堡還真有這回事,但是這座碉堡也已經被登陸前的艦砲轟炸炸成一堆瓦礫。

↓ 渡具知海灘(Hagushi Beach,註一),時代雜誌


尤金的連隊依然迅速在灘頭堡完成集結,也依照作戰計劃挖好戰壕。尤金是K/3/5/1的迫砲兵,也忙著佈置迫砲陣地跟火網預瞄。簡報說入夜後可能會有日軍進行大規模逆襲,所以開心歸開心,但還是不能掉以輕心。只是連上一些新兵也開始忍不住放話跟之前緊張兮兮、愁眉苦臉擔心著平均值鐵則的老兵吐槽。

「什麼槍淋彈雨啊?!」

「誇大其詞 !」

「吹牛不打草稿的!」

「說好的80到85%傷亡率呢?」

「哼! 愚人節嘛。」

海軍陸戰隊第十二營少校詹姆士布朗跟營中校補給官聯絡。補給官問需要什麼。布朗少校說:「報告中校,請送一具日軍屍體過來。我們還沒見過死掉的日本兵。我們會負責幫你把他埋好的。」

尤金的連隊在佈署好迫砲陣地後隨即編成巡邏小隊去偵測陣地周遭環境。他們發現一座琉球民宅,看起來似乎是很適合狙擊手的隱藏地點,所以就展開戰鬥搜索。緊繃神經進入搜查好一陣子,忽然聽到民宅外頭有人慘叫一聲,大家後很緊張地圍過去支援。結果是連上一個叫做吉姆的兵,很明顯地踩破一塊破爛的木板,然後掉進木板蓋住的一個淺坑,只露出半個頭。


是陷阱嗎?坑下面是不是竹尖?

果然有陷阱,這民宅一定是日軍佈下的伏擊點! 巡邏小隊立即掩蔽、進入戰鬥位置。

「吉姆怎麼啦?」一個人低聲地問。

「Shit ! 」

「吉姆你還好吧?」

「Shit !」

「到底是什麼啦,吉姆?」

「Shit !」

一個人謹慎地靠近吉姆,然後往坑裡看。其它人焦急地問:

「到底是什麼?」這個靠近過去的兵搖搖頭說:

「Oh, shit !」

原來吉姆掉進一個糞坑。

入夜後,安靜的陣地只有晚春的冷風吹著,一片黑暗。尤金的K連做好準備,等待著日軍慣例性的夜間萬歲衝鋒。尤金的戰壕位置還算有保庇,是在吉姆的散兵坑的上風處。

不過,尤金這個打過貝里琉登陸戰的老鳥知道要提高警覺,因他已經遇過太多次恐怖的日軍趁黑摸哨。

果然一會之後,遠處被風吹動的草叢後面似乎出現了一個人影。這個方向沒有友軍,那一定是日軍。尤金端起他的湯姆生衝鋒槍,扣下扳機送出一連串的子彈,劃破寂靜的夜晚,整個K連也自動提高警戒。

黑暗中忽然傳來日本兵的尖叫:「日本萬歲!」、「洋基去死!」

K連的機槍也噴出火光來回應。然後一切又回到一片死寂。

被尤金開槍的人影一動也不動。應該是有命中,死了吧。還會不會有其他企圖滲透的日軍?應該會有。K連過了一個睡不著的沖繩初夜。

直到天色魚肚白,把那個一動也不動的「日軍屍體」慢慢照亮:稻草人。

代號冰山計劃(Operation Iceberg)、人類史上最大規模的登陸戰的第一個24小時結束了。總共六萬人順利登上渡具知海灘,只有28死、104傷、27失蹤 (註二)。

至於K連,唯一的遇難者是掉進糞坑、沒得地方洗衣服、而且預期會有好一陣時間才有可能換發新制服的吉姆。K連這一天唯一的戰果是被尤金英勇擊退的一名滲透日軍,經查證,此名日軍的真實姓名叫做稻草人。

日軍到底跑哪去了?

在首里台地上把美軍的一切動態看得清清楚楚的日軍軍團情報官,來到首里城地下碉堡向握著清酒杯的牛島滿報告:「將軍閣下,美軍登陸成功。」

抿著嘴一飲而盡的牛島,望著空酒杯一會之後說:

「太好了。」



==================================================================

說明:

註一:Evan在研究登陸灘頭堡歷史時,有件事讓我吃足了苦頭。在所有美軍的文獻中都是將整個縱貫大約十公里的灘頭堡統稱為「Hagushi 」,但是在日文地圖跟文獻裡卻怎麼找也找不到英文的Hagushi跟片假名及平假名的Hagushi,真的找得焦頭爛額很想抓狂。後來Evan採用地毯式搜索用最大倍數來看地圖,把日文地名一個又一個來做模糊比對,總算找到一個嫌疑犯,那就是渡具知。渡具知的羅馬拼音是「Tokuchi」,雖然跟「Hagushi」差很多,但是Evan在研究沖繩相關文獻時就發現美軍有喜歡自己亂翻譯的毛病,所以Evan就建立了一個假設:Hagushi是美軍錯譯Toguchi的結果。順著這個假設再去找資料,果然命中。渡具知是比謝川北岸的一個區域,佔地可能跟台北車站差不多大小,照理是不應該被用來統稱整個中頭郡讀谷村的這條海岸線,但是文獻也有時候也會以訛傳訛不求甚解。

註二:牛島滿將軍的確有猜中美軍真正的登陸地點,但是牛島只在這個區域佈署了一個營:獨立步兵第十二大隊,共約1200名兵力,也稱為賀谷支隊。賀谷的任務是消極拖延美軍攻勢,然後脫離戰場向南方的幸地轉進集結,也就是現在首里郵局東邊大約一公里的高地。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 註冊

x
5#
發表於 2018-3-30 14:01:30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後由 汪大東KO1 於 2018-3-30 14:03 編輯

勇氣 – 我的沖繩故事:愚人節
2013/09/14 by Evan Liu        發表留言

第四章 結束的開始

愚人節

「我們按照計劃在表定時間登上沖繩。現在已經經過一小時三十分了,還沒有遇到有人向我們開槍。我們連腳都沒濕。」

厄尼派爾(Ernie Pyle),1944年普立茲新聞獎得主,沖繩戰隨軍記者。

尤金史賴吉搭乘的希金斯登陸艇全速衝向Yellow 2海灘,怒吼的引擎震動著船體,海軍艦砲震耳欲聾的砲聲,夾雜著從未停歇的砲彈飛過頭頂的尖銳「呼修」聲。一輛兩棲裝甲車駛近尤金的希金斯登陸艇,裝甲車上一個海軍陸戰隊員大聲地向希金斯登陸艇裡的人喊著:「灘頭堡沒有敵軍!」

希金斯登陸艇裡的人都以為自己聽錯了,因為實在是太吵了。但是馬上有人回嘴吐槽:「聽你在搬肖維!」

「沒豪洨! 阿本仔結著卡窗都跑掉了!」

這下開心了。人世間真是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事實上,後來尤金他們這艘希金斯登陸艇在前進Yellow 2的一路上是大家一起開心大聲唱著歌,直到希金斯艇駕駛員舉起手打手勢表示即將上陸。我甚至可以告訴你他們唱的是哪一首歌:Little Brown Jug。

時代雜誌的戰地記者羅伯特施洛德站在不斷地擠進人員跟裝備的沖繩海灘上,滿臉疑惑地喃喃自語:「這怎麼可能?!」

放眼望去,沒有人快步奔跑、也沒有人是彎著腰躲子彈。每個人都輕輕鬆鬆挺直了腰桿慢慢地走,簡直就像渡假飯店的私人沙灘。

尤金這一排的海軍陸戰隊在希金斯登陸艇衝上沙灘、放下船艏的跳板後,也是不疾不徐地魚貫走上沙灘。這簡直比演習還輕鬆。一開始他們每個人都一臉茫然,但是也沒有人抱怨。之前簡報說的日軍大砲碉堡還真有這回事,但是這座碉堡也已經被登陸前的艦砲轟炸炸成一堆瓦礫。

↓ 渡具知海灘(Hagushi Beach,註一),時代雜誌


尤金的連隊依然迅速在灘頭堡完成集結,也依照作戰計劃挖好戰壕。尤金是K/3/5/1的迫砲兵,也忙著佈置迫砲陣地跟火網預瞄。簡報說入夜後可能會有日軍進行大規模逆襲,所以開心歸開心,但還是不能掉以輕心。只是連上一些新兵也開始忍不住放話跟之前緊張兮兮、愁眉苦臉擔心著平均值鐵則的老兵吐槽。

「什麼槍淋彈雨啊?!」

「誇大其詞 !」

「吹牛不打草稿的!」

「說好的80到85%傷亡率呢?」

「哼! 愚人節嘛。」

海軍陸戰隊第十二營少校詹姆士布朗跟營中校補給官聯絡。補給官問需要什麼。布朗少校說:「報告中校,請送一具日軍屍體過來。我們還沒見過死掉的日本兵。我們會負責幫你把他埋好的。」

尤金的連隊在佈署好迫砲陣地後隨即編成巡邏小隊去偵測陣地周遭環境。他們發現一座琉球民宅,看起來似乎是很適合狙擊手的隱藏地點,所以就展開戰鬥搜索。緊繃神經進入搜查好一陣子,忽然聽到民宅外頭有人慘叫一聲,大家後很緊張地圍過去支援。結果是連上一個叫做吉姆的兵,很明顯地踩破一塊破爛的木板,然後掉進木板蓋住的一個淺坑,只露出半個頭。


是陷阱嗎?坑下面是不是竹尖?

果然有陷阱,這民宅一定是日軍佈下的伏擊點! 巡邏小隊立即掩蔽、進入戰鬥位置。

「吉姆怎麼啦?」一個人低聲地問。

「Shit ! 」

「吉姆你還好吧?」

「Shit !」

「到底是什麼啦,吉姆?」

「Shit !」

一個人謹慎地靠近吉姆,然後往坑裡看。其它人焦急地問:

「到底是什麼?」這個靠近過去的兵搖搖頭說:

「Oh, shit !」

原來吉姆掉進一個糞坑。

入夜後,安靜的陣地只有晚春的冷風吹著,一片黑暗。尤金的K連做好準備,等待著日軍慣例性的夜間萬歲衝鋒。尤金的戰壕位置還算有保庇,是在吉姆的散兵坑的上風處。

不過,尤金這個打過貝里琉登陸戰的老鳥知道要提高警覺,因他已經遇過太多次恐怖的日軍趁黑摸哨。

果然一會之後,遠處被風吹動的草叢後面似乎出現了一個人影。這個方向沒有友軍,那一定是日軍。尤金端起他的湯姆生衝鋒槍,扣下扳機送出一連串的子彈,劃破寂靜的夜晚,整個K連也自動提高警戒。

黑暗中忽然傳來日本兵的尖叫:「日本萬歲!」、「洋基去死!」

K連的機槍也噴出火光來回應。然後一切又回到一片死寂。

被尤金開槍的人影一動也不動。應該是有命中,死了吧。還會不會有其他企圖滲透的日軍?應該會有。K連過了一個睡不著的沖繩初夜。

直到天色魚肚白,把那個一動也不動的「日軍屍體」慢慢照亮:稻草人。

代號冰山計劃(Operation Iceberg)、人類史上最大規模的登陸戰的第一個24小時結束了。總共六萬人順利登上渡具知海灘,只有28死、104傷、27失蹤 (註二)。

至於K連,唯一的遇難者是掉進糞坑、沒得地方洗衣服、而且預期會有好一陣時間才有可能換發新制服的吉姆。K連這一天唯一的戰果是被尤金英勇擊退的一名滲透日軍,經查證,此名日軍的真實姓名叫做稻草人。

日軍到底跑哪去了?

在首里台地上把美軍的一切動態看得清清楚楚的日軍軍團情報官,來到首里城地下碉堡向握著清酒杯的牛島滿報告:「將軍閣下,美軍登陸成功。」

抿著嘴一飲而盡的牛島,望著空酒杯一會之後說:

「太好了。」



==================================================================

說明:

註一:Evan在研究登陸灘頭堡歷史時,有件事讓我吃足了苦頭。在所有美軍的文獻中都是將整個縱貫大約十公里的灘頭堡統稱為「Hagushi 」,但是在日文地圖跟文獻裡卻怎麼找也找不到英文的Hagushi跟片假名及平假名的Hagushi,真的找得焦頭爛額很想抓狂。後來Evan採用地毯式搜索用最大倍數來看地圖,把日文地名一個又一個來做模糊比對,總算找到一個嫌疑犯,那就是渡具知。渡具知的羅馬拼音是「Tokuchi」,雖然跟「Hagushi」差很多,但是Evan在研究沖繩相關文獻時就發現美軍有喜歡自己亂翻譯的毛病,所以Evan就建立了一個假設:Hagushi是美軍錯譯Toguchi的結果。順著這個假設再去找資料,果然命中。渡具知是比謝川北岸的一個區域,佔地可能跟台北車站差不多大小,照理是不應該被用來統稱整個中頭郡讀谷村的這條海岸線,但是文獻也有時候也會以訛傳訛不求甚解。

註二:牛島滿將軍的確有猜中美軍真正的登陸地點,但是牛島只在這個區域佈署了一個營:獨立步兵第十二大隊,共約1200名兵力,也稱為賀谷支隊。賀谷的任務是消極拖延美軍攻勢,然後脫離戰場向南方的幸地轉進集結,也就是現在首里郵局東邊大約一公里的高地。



禺人節2.jpg (74.71 KB, 下載次數: 0)










禺人節2.jpg

禺人節jpg.jpg (101.76 KB, 下載次數: 0)










禺人節jpg.jpg

愚人節1.jpg (431.73 KB, 下載次數: 0)










愚人節1.jpg


6#
發表於 2018-3-30 14:02:14 | 只看該作者
勇氣 – 我的沖繩故事:愚人節
2013/09/14 by Evan Liu        發表留言

第四章 結束的開始

愚人節

「我們按照計劃在表定時間登上沖繩。現在已經經過一小時三十分了,還沒有遇到有人向我們開槍。我們連腳都沒濕。」

厄尼派爾(Ernie Pyle),1944年普立茲新聞獎得主,沖繩戰隨軍記者。

尤金史賴吉搭乘的希金斯登陸艇全速衝向Yellow 2海灘,怒吼的引擎震動著船體,海軍艦砲震耳欲聾的砲聲,夾雜著從未停歇的砲彈飛過頭頂的尖銳「呼修」聲。一輛兩棲裝甲車駛近尤金的希金斯登陸艇,裝甲車上一個海軍陸戰隊員大聲地向希金斯登陸艇裡的人喊著:「灘頭堡沒有敵軍!」

希金斯登陸艇裡的人都以為自己聽錯了,因為實在是太吵了。但是馬上有人回嘴吐槽:「聽你在搬肖維!」

「沒豪洨! 阿本仔結著卡窗都跑掉了!」

這下開心了。人世間真是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事實上,後來尤金他們這艘希金斯登陸艇在前進Yellow 2的一路上是大家一起開心大聲唱著歌,直到希金斯艇駕駛員舉起手打手勢表示即將上陸。我甚至可以告訴你他們唱的是哪一首歌:Little Brown Jug。

時代雜誌的戰地記者羅伯特施洛德站在不斷地擠進人員跟裝備的沖繩海灘上,滿臉疑惑地喃喃自語:「這怎麼可能?!」

放眼望去,沒有人快步奔跑、也沒有人是彎著腰躲子彈。每個人都輕輕鬆鬆挺直了腰桿慢慢地走,簡直就像渡假飯店的私人沙灘。

尤金這一排的海軍陸戰隊在希金斯登陸艇衝上沙灘、放下船艏的跳板後,也是不疾不徐地魚貫走上沙灘。這簡直比演習還輕鬆。一開始他們每個人都一臉茫然,但是也沒有人抱怨。之前簡報說的日軍大砲碉堡還真有這回事,但是這座碉堡也已經被登陸前的艦砲轟炸炸成一堆瓦礫。

↓ 渡具知海灘(Hagushi Beach,註一),時代雜誌


尤金的連隊依然迅速在灘頭堡完成集結,也依照作戰計劃挖好戰壕。尤金是K/3/5/1的迫砲兵,也忙著佈置迫砲陣地跟火網預瞄。簡報說入夜後可能會有日軍進行大規模逆襲,所以開心歸開心,但還是不能掉以輕心。只是連上一些新兵也開始忍不住放話跟之前緊張兮兮、愁眉苦臉擔心著平均值鐵則的老兵吐槽。

「什麼槍淋彈雨啊?!」

「誇大其詞 !」

「吹牛不打草稿的!」

「說好的80到85%傷亡率呢?」

「哼! 愚人節嘛。」

海軍陸戰隊第十二營少校詹姆士布朗跟營中校補給官聯絡。補給官問需要什麼。布朗少校說:「報告中校,請送一具日軍屍體過來。我們還沒見過死掉的日本兵。我們會負責幫你把他埋好的。」

尤金的連隊在佈署好迫砲陣地後隨即編成巡邏小隊去偵測陣地周遭環境。他們發現一座琉球民宅,看起來似乎是很適合狙擊手的隱藏地點,所以就展開戰鬥搜索。緊繃神經進入搜查好一陣子,忽然聽到民宅外頭有人慘叫一聲,大家後很緊張地圍過去支援。結果是連上一個叫做吉姆的兵,很明顯地踩破一塊破爛的木板,然後掉進木板蓋住的一個淺坑,只露出半個頭。


是陷阱嗎?坑下面是不是竹尖?

果然有陷阱,這民宅一定是日軍佈下的伏擊點! 巡邏小隊立即掩蔽、進入戰鬥位置。

「吉姆怎麼啦?」一個人低聲地問。

「Shit ! 」

「吉姆你還好吧?」

「Shit !」

「到底是什麼啦,吉姆?」

「Shit !」

一個人謹慎地靠近吉姆,然後往坑裡看。其它人焦急地問:

「到底是什麼?」這個靠近過去的兵搖搖頭說:

「Oh, shit !」

原來吉姆掉進一個糞坑。

入夜後,安靜的陣地只有晚春的冷風吹著,一片黑暗。尤金的K連做好準備,等待著日軍慣例性的夜間萬歲衝鋒。尤金的戰壕位置還算有保庇,是在吉姆的散兵坑的上風處。

不過,尤金這個打過貝里琉登陸戰的老鳥知道要提高警覺,因他已經遇過太多次恐怖的日軍趁黑摸哨。

果然一會之後,遠處被風吹動的草叢後面似乎出現了一個人影。這個方向沒有友軍,那一定是日軍。尤金端起他的湯姆生衝鋒槍,扣下扳機送出一連串的子彈,劃破寂靜的夜晚,整個K連也自動提高警戒。

黑暗中忽然傳來日本兵的尖叫:「日本萬歲!」、「洋基去死!」

K連的機槍也噴出火光來回應。然後一切又回到一片死寂。

被尤金開槍的人影一動也不動。應該是有命中,死了吧。還會不會有其他企圖滲透的日軍?應該會有。K連過了一個睡不著的沖繩初夜。

直到天色魚肚白,把那個一動也不動的「日軍屍體」慢慢照亮:稻草人。

代號冰山計劃(Operation Iceberg)、人類史上最大規模的登陸戰的第一個24小時結束了。總共六萬人順利登上渡具知海灘,只有28死、104傷、27失蹤 (註二)。

至於K連,唯一的遇難者是掉進糞坑、沒得地方洗衣服、而且預期會有好一陣時間才有可能換發新制服的吉姆。K連這一天唯一的戰果是被尤金英勇擊退的一名滲透日軍,經查證,此名日軍的真實姓名叫做稻草人。

日軍到底跑哪去了?

在首里台地上把美軍的一切動態看得清清楚楚的日軍軍團情報官,來到首里城地下碉堡向握著清酒杯的牛島滿報告:「將軍閣下,美軍登陸成功。」

抿著嘴一飲而盡的牛島,望著空酒杯一會之後說:

「太好了。」



==================================================================

說明:

註一:Evan在研究登陸灘頭堡歷史時,有件事讓我吃足了苦頭。在所有美軍的文獻中都是將整個縱貫大約十公里的灘頭堡統稱為「Hagushi 」,但是在日文地圖跟文獻裡卻怎麼找也找不到英文的Hagushi跟片假名及平假名的Hagushi,真的找得焦頭爛額很想抓狂。後來Evan採用地毯式搜索用最大倍數來看地圖,把日文地名一個又一個來做模糊比對,總算找到一個嫌疑犯,那就是渡具知。渡具知的羅馬拼音是「Tokuchi」,雖然跟「Hagushi」差很多,但是Evan在研究沖繩相關文獻時就發現美軍有喜歡自己亂翻譯的毛病,所以Evan就建立了一個假設:Hagushi是美軍錯譯Toguchi的結果。順著這個假設再去找資料,果然命中。渡具知是比謝川北岸的一個區域,佔地可能跟台北車站差不多大小,照理是不應該被用來統稱整個中頭郡讀谷村的這條海岸線,但是文獻也有時候也會以訛傳訛不求甚解。

註二:牛島滿將軍的確有猜中美軍真正的登陸地點,但是牛島只在這個區域佈署了一個營:獨立步兵第十二大隊,共約1200名兵力,也稱為賀谷支隊。賀谷的任務是消極拖延美軍攻勢,然後脫離戰場向南方的幸地轉進集結,也就是現在首里郵局東邊大約一公里的高地。



禺人節2.jpg (74.71 KB, 下載次數: 0)










禺人節2.jpg

禺人節jpg.jpg (101.76 KB, 下載次數: 0)










禺人節jpg.jpg

愚人節1.jpg (431.73 KB, 下載次數: 0)










愚人節1.jpg
7#
發表於 2018-3-30 14:03:26 | 只看該作者
勇氣 – 我的沖繩故事:愚人節
2013/09/14 by Evan Liu        發表留言

第四章 結束的開始

愚人節

「我們按照計劃在表定時間登上沖繩。現在已經經過一小時三十分了,還沒有遇到有人向我們開槍。我們連腳都沒濕。」

厄尼派爾(Ernie Pyle),1944年普立茲新聞獎得主,沖繩戰隨軍記者。

尤金史賴吉搭乘的希金斯登陸艇全速衝向Yellow 2海灘,怒吼的引擎震動著船體,海軍艦砲震耳欲聾的砲聲,夾雜著從未停歇的砲彈飛過頭頂的尖銳「呼修」聲。一輛兩棲裝甲車駛近尤金的希金斯登陸艇,裝甲車上一個海軍陸戰隊員大聲地向希金斯登陸艇裡的人喊著:「灘頭堡沒有敵軍!」

希金斯登陸艇裡的人都以為自己聽錯了,因為實在是太吵了。但是馬上有人回嘴吐槽:「聽你在搬肖維!」

「沒豪洨! 阿本仔結著卡窗都跑掉了!」

這下開心了。人世間真是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事實上,後來尤金他們這艘希金斯登陸艇在前進Yellow 2的一路上是大家一起開心大聲唱著歌,直到希金斯艇駕駛員舉起手打手勢表示即將上陸。我甚至可以告訴你他們唱的是哪一首歌:Little Brown Jug。

時代雜誌的戰地記者羅伯特施洛德站在不斷地擠進人員跟裝備的沖繩海灘上,滿臉疑惑地喃喃自語:「這怎麼可能?!」

放眼望去,沒有人快步奔跑、也沒有人是彎著腰躲子彈。每個人都輕輕鬆鬆挺直了腰桿慢慢地走,簡直就像渡假飯店的私人沙灘。

尤金這一排的海軍陸戰隊在希金斯登陸艇衝上沙灘、放下船艏的跳板後,也是不疾不徐地魚貫走上沙灘。這簡直比演習還輕鬆。一開始他們每個人都一臉茫然,但是也沒有人抱怨。之前簡報說的日軍大砲碉堡還真有這回事,但是這座碉堡也已經被登陸前的艦砲轟炸炸成一堆瓦礫。

↓ 渡具知海灘(Hagushi Beach,註一),時代雜誌


尤金的連隊依然迅速在灘頭堡完成集結,也依照作戰計劃挖好戰壕。尤金是K/3/5/1的迫砲兵,也忙著佈置迫砲陣地跟火網預瞄。簡報說入夜後可能會有日軍進行大規模逆襲,所以開心歸開心,但還是不能掉以輕心。只是連上一些新兵也開始忍不住放話跟之前緊張兮兮、愁眉苦臉擔心著平均值鐵則的老兵吐槽。

「什麼槍淋彈雨啊?!」

「誇大其詞 !」

「吹牛不打草稿的!」

「說好的80到85%傷亡率呢?」

「哼! 愚人節嘛。」

海軍陸戰隊第十二營少校詹姆士布朗跟營中校補給官聯絡。補給官問需要什麼。布朗少校說:「報告中校,請送一具日軍屍體過來。我們還沒見過死掉的日本兵。我們會負責幫你把他埋好的。」

尤金的連隊在佈署好迫砲陣地後隨即編成巡邏小隊去偵測陣地周遭環境。他們發現一座琉球民宅,看起來似乎是很適合狙擊手的隱藏地點,所以就展開戰鬥搜索。緊繃神經進入搜查好一陣子,忽然聽到民宅外頭有人慘叫一聲,大家後很緊張地圍過去支援。結果是連上一個叫做吉姆的兵,很明顯地踩破一塊破爛的木板,然後掉進木板蓋住的一個淺坑,只露出半個頭。


是陷阱嗎?坑下面是不是竹尖?

果然有陷阱,這民宅一定是日軍佈下的伏擊點! 巡邏小隊立即掩蔽、進入戰鬥位置。

「吉姆怎麼啦?」一個人低聲地問。

「Shit ! 」

「吉姆你還好吧?」

「Shit !」

「到底是什麼啦,吉姆?」

「Shit !」

一個人謹慎地靠近吉姆,然後往坑裡看。其它人焦急地問:

「到底是什麼?」這個靠近過去的兵搖搖頭說:

「Oh, shit !」

原來吉姆掉進一個糞坑。

入夜後,安靜的陣地只有晚春的冷風吹著,一片黑暗。尤金的K連做好準備,等待著日軍慣例性的夜間萬歲衝鋒。尤金的戰壕位置還算有保庇,是在吉姆的散兵坑的上風處。

不過,尤金這個打過貝里琉登陸戰的老鳥知道要提高警覺,因他已經遇過太多次恐怖的日軍趁黑摸哨。

果然一會之後,遠處被風吹動的草叢後面似乎出現了一個人影。這個方向沒有友軍,那一定是日軍。尤金端起他的湯姆生衝鋒槍,扣下扳機送出一連串的子彈,劃破寂靜的夜晚,整個K連也自動提高警戒。

黑暗中忽然傳來日本兵的尖叫:「日本萬歲!」、「洋基去死!」

K連的機槍也噴出火光來回應。然後一切又回到一片死寂。

被尤金開槍的人影一動也不動。應該是有命中,死了吧。還會不會有其他企圖滲透的日軍?應該會有。K連過了一個睡不著的沖繩初夜。

直到天色魚肚白,把那個一動也不動的「日軍屍體」慢慢照亮:稻草人。

代號冰山計劃(Operation Iceberg)、人類史上最大規模的登陸戰的第一個24小時結束了。總共六萬人順利登上渡具知海灘,只有28死、104傷、27失蹤 (註二)。

至於K連,唯一的遇難者是掉進糞坑、沒得地方洗衣服、而且預期會有好一陣時間才有可能換發新制服的吉姆。K連這一天唯一的戰果是被尤金英勇擊退的一名滲透日軍,經查證,此名日軍的真實姓名叫做稻草人。

日軍到底跑哪去了?

在首里台地上把美軍的一切動態看得清清楚楚的日軍軍團情報官,來到首里城地下碉堡向握著清酒杯的牛島滿報告:「將軍閣下,美軍登陸成功。」

抿著嘴一飲而盡的牛島,望著空酒杯一會之後說:

「太好了。」



==================================================================

說明:

註一:Evan在研究登陸灘頭堡歷史時,有件事讓我吃足了苦頭。在所有美軍的文獻中都是將整個縱貫大約十公里的灘頭堡統稱為「Hagushi 」,但是在日文地圖跟文獻裡卻怎麼找也找不到英文的Hagushi跟片假名及平假名的Hagushi,真的找得焦頭爛額很想抓狂。後來Evan採用地毯式搜索用最大倍數來看地圖,把日文地名一個又一個來做模糊比對,總算找到一個嫌疑犯,那就是渡具知。渡具知的羅馬拼音是「Tokuchi」,雖然跟「Hagushi」差很多,但是Evan在研究沖繩相關文獻時就發現美軍有喜歡自己亂翻譯的毛病,所以Evan就建立了一個假設:Hagushi是美軍錯譯Toguchi的結果。順著這個假設再去找資料,果然命中。渡具知是比謝川北岸的一個區域,佔地可能跟台北車站差不多大小,照理是不應該被用來統稱整個中頭郡讀谷村的這條海岸線,但是文獻也有時候也會以訛傳訛不求甚解。

註二:牛島滿將軍的確有猜中美軍真正的登陸地點,但是牛島只在這個區域佈署了一個營:獨立步兵第十二大隊,共約1200名兵力,也稱為賀谷支隊。賀谷的任務是消極拖延美軍攻勢,然後脫離戰場向南方的幸地轉進集結,也就是現在首里郵局東邊大約一公里的高地。



禺人節2.jpg (74.71 KB, 下載次數: 0)










禺人節2.jpg

禺人節jpg.jpg (101.76 KB, 下載次數: 0)










禺人節jpg.jpg

愚人節1.jpg (431.73 KB, 下載次數: 0)










愚人節1.jpg
8#
發表於 2018-3-30 14:03:57 | 只看該作者
勇氣 – 我的沖繩故事:愚人節
2013/09/14 by Evan Liu        發表留言

第四章 結束的開始

愚人節

「我們按照計劃在表定時間登上沖繩。現在已經經過一小時三十分了,還沒有遇到有人向我們開槍。我們連腳都沒濕。」

厄尼派爾(Ernie Pyle),1944年普立茲新聞獎得主,沖繩戰隨軍記者。

尤金史賴吉搭乘的希金斯登陸艇全速衝向Yellow 2海灘,怒吼的引擎震動著船體,海軍艦砲震耳欲聾的砲聲,夾雜著從未停歇的砲彈飛過頭頂的尖銳「呼修」聲。一輛兩棲裝甲車駛近尤金的希金斯登陸艇,裝甲車上一個海軍陸戰隊員大聲地向希金斯登陸艇裡的人喊著:「灘頭堡沒有敵軍!」

希金斯登陸艇裡的人都以為自己聽錯了,因為實在是太吵了。但是馬上有人回嘴吐槽:「聽你在搬肖維!」

「沒豪洨! 阿本仔結著卡窗都跑掉了!」

這下開心了。人世間真是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事實上,後來尤金他們這艘希金斯登陸艇在前進Yellow 2的一路上是大家一起開心大聲唱著歌,直到希金斯艇駕駛員舉起手打手勢表示即將上陸。我甚至可以告訴你他們唱的是哪一首歌:Little Brown Jug。

時代雜誌的戰地記者羅伯特施洛德站在不斷地擠進人員跟裝備的沖繩海灘上,滿臉疑惑地喃喃自語:「這怎麼可能?!」

放眼望去,沒有人快步奔跑、也沒有人是彎著腰躲子彈。每個人都輕輕鬆鬆挺直了腰桿慢慢地走,簡直就像渡假飯店的私人沙灘。

尤金這一排的海軍陸戰隊在希金斯登陸艇衝上沙灘、放下船艏的跳板後,也是不疾不徐地魚貫走上沙灘。這簡直比演習還輕鬆。一開始他們每個人都一臉茫然,但是也沒有人抱怨。之前簡報說的日軍大砲碉堡還真有這回事,但是這座碉堡也已經被登陸前的艦砲轟炸炸成一堆瓦礫。

↓ 渡具知海灘(Hagushi Beach,註一),時代雜誌


尤金的連隊依然迅速在灘頭堡完成集結,也依照作戰計劃挖好戰壕。尤金是K/3/5/1的迫砲兵,也忙著佈置迫砲陣地跟火網預瞄。簡報說入夜後可能會有日軍進行大規模逆襲,所以開心歸開心,但還是不能掉以輕心。只是連上一些新兵也開始忍不住放話跟之前緊張兮兮、愁眉苦臉擔心著平均值鐵則的老兵吐槽。

「什麼槍淋彈雨啊?!」

「誇大其詞 !」

「吹牛不打草稿的!」

「說好的80到85%傷亡率呢?」

「哼! 愚人節嘛。」

海軍陸戰隊第十二營少校詹姆士布朗跟營中校補給官聯絡。補給官問需要什麼。布朗少校說:「報告中校,請送一具日軍屍體過來。我們還沒見過死掉的日本兵。我們會負責幫你把他埋好的。」

尤金的連隊在佈署好迫砲陣地後隨即編成巡邏小隊去偵測陣地周遭環境。他們發現一座琉球民宅,看起來似乎是很適合狙擊手的隱藏地點,所以就展開戰鬥搜索。緊繃神經進入搜查好一陣子,忽然聽到民宅外頭有人慘叫一聲,大家後很緊張地圍過去支援。結果是連上一個叫做吉姆的兵,很明顯地踩破一塊破爛的木板,然後掉進木板蓋住的一個淺坑,只露出半個頭。


是陷阱嗎?坑下面是不是竹尖?

果然有陷阱,這民宅一定是日軍佈下的伏擊點! 巡邏小隊立即掩蔽、進入戰鬥位置。

「吉姆怎麼啦?」一個人低聲地問。

「Shit ! 」

「吉姆你還好吧?」

「Shit !」

「到底是什麼啦,吉姆?」

「Shit !」

一個人謹慎地靠近吉姆,然後往坑裡看。其它人焦急地問:

「到底是什麼?」這個靠近過去的兵搖搖頭說:

「Oh, shit !」

原來吉姆掉進一個糞坑。

入夜後,安靜的陣地只有晚春的冷風吹著,一片黑暗。尤金的K連做好準備,等待著日軍慣例性的夜間萬歲衝鋒。尤金的戰壕位置還算有保庇,是在吉姆的散兵坑的上風處。

不過,尤金這個打過貝里琉登陸戰的老鳥知道要提高警覺,因他已經遇過太多次恐怖的日軍趁黑摸哨。

果然一會之後,遠處被風吹動的草叢後面似乎出現了一個人影。這個方向沒有友軍,那一定是日軍。尤金端起他的湯姆生衝鋒槍,扣下扳機送出一連串的子彈,劃破寂靜的夜晚,整個K連也自動提高警戒。

黑暗中忽然傳來日本兵的尖叫:「日本萬歲!」、「洋基去死!」

K連的機槍也噴出火光來回應。然後一切又回到一片死寂。

被尤金開槍的人影一動也不動。應該是有命中,死了吧。還會不會有其他企圖滲透的日軍?應該會有。K連過了一個睡不著的沖繩初夜。

直到天色魚肚白,把那個一動也不動的「日軍屍體」慢慢照亮:稻草人。

代號冰山計劃(Operation Iceberg)、人類史上最大規模的登陸戰的第一個24小時結束了。總共六萬人順利登上渡具知海灘,只有28死、104傷、27失蹤 (註二)。

至於K連,唯一的遇難者是掉進糞坑、沒得地方洗衣服、而且預期會有好一陣時間才有可能換發新制服的吉姆。K連這一天唯一的戰果是被尤金英勇擊退的一名滲透日軍,經查證,此名日軍的真實姓名叫做稻草人。

日軍到底跑哪去了?

在首里台地上把美軍的一切動態看得清清楚楚的日軍軍團情報官,來到首里城地下碉堡向握著清酒杯的牛島滿報告:「將軍閣下,美軍登陸成功。」

抿著嘴一飲而盡的牛島,望著空酒杯一會之後說:

「太好了。」



==================================================================

說明:

註一:Evan在研究登陸灘頭堡歷史時,有件事讓我吃足了苦頭。在所有美軍的文獻中都是將整個縱貫大約十公里的灘頭堡統稱為「Hagushi 」,但是在日文地圖跟文獻裡卻怎麼找也找不到英文的Hagushi跟片假名及平假名的Hagushi,真的找得焦頭爛額很想抓狂。後來Evan採用地毯式搜索用最大倍數來看地圖,把日文地名一個又一個來做模糊比對,總算找到一個嫌疑犯,那就是渡具知。渡具知的羅馬拼音是「Tokuchi」,雖然跟「Hagushi」差很多,但是Evan在研究沖繩相關文獻時就發現美軍有喜歡自己亂翻譯的毛病,所以Evan就建立了一個假設:Hagushi是美軍錯譯Toguchi的結果。順著這個假設再去找資料,果然命中。渡具知是比謝川北岸的一個區域,佔地可能跟台北車站差不多大小,照理是不應該被用來統稱整個中頭郡讀谷村的這條海岸線,但是文獻也有時候也會以訛傳訛不求甚解。

註二:牛島滿將軍的確有猜中美軍真正的登陸地點,但是牛島只在這個區域佈署了一個營:獨立步兵第十二大隊,共約1200名兵力,也稱為賀谷支隊。賀谷的任務是消極拖延美軍攻勢,然後脫離戰場向南方的幸地轉進集結,也就是現在首里郵局東邊大約一公里的高地。



禺人節2.jpg (74.71 KB, 下載次數: 0)










禺人節2.jpg

禺人節jpg.jpg (101.76 KB, 下載次數: 0)










禺人節jpg.jpg

愚人節1.jpg (431.73 KB, 下載次數: 0)










愚人節1.jpg

評分

參與人數 1人氣 -10 收起 理由
OHOLJHO -10 掀桌(╯#-_-)╯╧═╧

查看全部評分

9#
發表於 2018-3-30 16:34:25 | 只看該作者
我的同事跟我說我的皮鞋很好看 我跟她說那是我的腳  他們笑了好久 黑錯了嗎?
10#
發表於 2018-3-30 16:51:23 | 只看該作者
先前官方新職業活動簽到有看到送6階翅膀 最後只有3階翅膀大家都傻眼了 這是有史以來最愚人的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列表 返回頂部